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与凤行》天君用一个杯子,点醒了行云心里的“龌龊”,真狠

时间:03-29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80

《与凤行》天君用一个杯子,点醒了行云心里的“龌龊”,真狠

天君不愧是天君,别看平时无所事事,游手好闲,可一旦遇上了正事,他还是比较靠谱的。为了点醒天君,他只用了一个杯子,让行云心里的龌龊无所遁形。一个杯子行止神君回来的时候,天君就开始长吁短叹,只为了引起行止的注意。行止本就无聊,对天君的这个行为充满了好奇。这也是天君的高明之处。明知行止一人待在天外天无趣,对他的行为好奇,他就故意这样干,可谓是把这神秘的氛围渲染得非常的浓烈,让行云不得不入坑。行云:“老远就听到天君长吁短叹的,天君可有心烦之事?”天君没有立马表明自己的心烦事,而是绕了个弯子:“仙界安稳舒坦,只有您带来下界异动的事能让我警惕一些,别的还能有什么事?”如果没有后面那句话,这句话还算正常,但如果结合天君所谓的烦恼,这句话就非常耐人寻味了。住在仙界的天君,本该管天下的事,地仙被抓,灵界被诬陷,这本是两界大事,作为天君竟然不是第一个知道,而是靠神君带来的消息,才知全貌。可见这神君有些越炬了,显得天君有些不称职了。换句话说,这就是小事,神君应该保重身体,为三界考虑,而不是没事就到处晃荡,这是事情有人去处理,神君呀,你就不要多管闲事了。天君解释自己的苦恼:“实不相瞒,今日如此长吁短叹,是因为前几日,我在天元仙君那看到了一个玉杯,欢喜不已,我寻来个杯子,想跟他换换,可他对他那玉杯,也爱不释手,这,怎么都不肯给我。这求而不得,实在是令人遗憾,您说,我要是强令他把那玉杯给我,又失君王风范,实在是令人苦恼呀。”在行止看来,这天君是真的太安稳了。灵界天天抵抗墟天渊,时不时地战斗,时不时的死人,从来不敢放松警惕,而仙界,天天悠闲得很,每天还有时间去跟人抢玉杯,真是“不公平”。行止刚从灵界回来,又受了沈璃的影响,对灵界有了不同寻常的感情。天君说这句话的时候,已经了解了行止的心思,而行止完全没有防备天君,一下子就脱口而出:“不该得的,自然就该放下,还望天君莫要偏执一物才对,你可别控制不住呀。”什么是不该得呢?是天君对天元仙君的玉杯,还是行止对沈璃的感情。天君控制住了对玉杯的渴望,那么行止能不能控制对沈璃的感情呢?天君不愧是天君,立马打蛇随棍上:“活了这么久,时刻清醒自己,一定要清心以待,可是没碰到自己喜欢的吧,也就罢了,这一碰到自己喜欢的,那真是无法自拔呀,一颗心都要扑进去了,拿捏不住分寸,进退失据呀。”天君看似说的是自己,其实就是在告诫行止,别太过分了。他从凡界回来,去了灵界,他的一言一行,不仅灵尊看出了不对,仙君更是发现了他的小心思。明明拂容君跟沈璃有婚约,天君还专门把人送了过去培养感情,结果拂容君处处捣乱,反而便宜了行止,行止天天跟沈璃在一起同吃同住同游玩。行止明明知道沈璃和芙蓉君的婚姻,他还是忍不住喜欢沈璃,甚至为了沈璃吃醋。行止的一言一行并没有隐藏,所有人都看在眼里。就像天君对玉杯的喜欢,到了爱不释手,想要强抢的地步,失去了应有的分寸,如果再不加以控制,将来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。行止爱沈璃不得,这一刻与天君感同身受:“明知不该拿起,却又放不下。终于狠下心割舍,却又心有不甘,越是清净,越易执着,天君说的这些,行止约莫晓得了。”行止是这世间唯一的上古神了,一个人住在天外天,整个人无所事事,冷清冷情了不知多少岁月,曾经还有亲朋好友可以聊天,可以煮酒,如今只剩他一个,何其孤单。突然有一个人,浓烈似火,烧进了他的心,让他对她有了念想,有了期待,想要绑着她在身边,就像天君对玉杯的执着,行止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对沈璃的感情了。他想要放弃,想要忘记,可天外天太安静了,他悠闲了,他无所事事,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回忆跟沈璃在一起的幸福日子,想得越多,思念越深,最后成了一种执念,无法忘怀的执念。天君以为用杯子就能打消行止的执念,却不知,他的话更加坚定了行止的心。天君看出了行止的心思,决定下一剂猛药:“哎哟,这可使不得呀,神君是最后一位上古神,神君要动了这念头那可是三界的大灾呀。”天君这句话,是提醒行止,要注意分寸,注意身份,别为了一个女人,置三界于不顾。清夜就是个最好的例子。他为了一个女人,失去了分寸,用神力谋私,最后被天道惩罚,打入下界,世世轮回,世世错过。神明是不可以有感情的。天道造就了他们,给了他们无上神力,与天地同寿,是有条件的,就是让他们好好为天道服务,而不能有任何的私心,更不能有情。上古神之所以消失,是因为这个世界不需要他们了,天道收回了神力,维持三界。如果行止明知故犯,到时候天道肯定不会放过他,到那时就晚了。天君是真心为了行止好,希望他能够保住自己的身份。毕竟有了神君,天界才能永久和平,他才能一直这么悠闲。没了神君,没了神力的压制,到时候出了什么事,他就得亲自上场,到时候说不定会跟灵界一样,天天被逼上战场。最后行止其实知道自己走入了歧途,做了不该做的事,爱上了不该爱的人,可他控制不住呀。在人间的时候,沈璃为他花了500年修为,他到死都没有跟人成亲。下凡回来第一时间就去了灵界,看到沈璃被魑魅重伤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看似淡漠其实内心早已失去了平静,尚北将军想要接过沈璃,行止直接拒绝了。在那么多人面前,行止一个男子抱着一个女子,还是有婚约的女子,怎么看怎么诡异,可他还是那么做了,因为他控制不住内心的想念和害怕。直到看到沈璃醒来,他才安心了些,他庆幸自己来的刚刚好,更庆幸他是神,还能见到沈璃,或许从那一刻,他就再也没有办法离开沈璃了。沈璃去哪儿,他的目光就追随去哪儿,沈璃要是对别的男子笑了,他就吃醋,他自己都不知道,自己的行为在别人眼里有痴。天君以为用个杯子,就能打消行止内心的恶魔,让他收回自己的心,那是不可能的,付出了就再也无法收回了。行止为了沈璃,注定要失去最后一位上古神了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