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加入收藏

您现在的位置 : 首页 > 休闲娱乐

《封神训练营》:一部“偷懒”的团综?

时间:10-26 来源: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:120

《封神训练营》:一部“偷懒”的团综?

《封神训练营》播到第三期又上热搜,镜头里的质子团们刚过完春节假期,于适顶着蓄发尴尬期的中长发,跟表演老师开玩笑。这档名为《封神训练营》的节目,是电影《封神》的售后“团综”。芒果TV找到了乌尔善的导演团队,放出不少前期训练时的素材,演员们和导演在观察室看这些过往的片段,回忆电影的幕后故事。用这两年流行的话术,换句话说,这就是一档“Reaction综艺”,形式类似于两三年前最风靡之时B站UP主们做一期“直男看选秀”,录制成本之低可以想象。今年电影暑期档,“质子团”走红之后,不少观众都喊话要看团综,9月4日《封神》电影票房破了26亿,乌尔善微博官宣要和芒果合作质子训练营综艺,结果9月28日《封神训练营》就已经上线播出——当时许多人估计都想到,梦想实现得这么快,也这么“简单”。促狭而论,如果不是《封神》的粉丝,这档综艺可能真的“简陋”得看不下去;但反过来,对粉丝而言,《封神训练营》可谓及时而解渴,而正式因为快速、低成本,或许我们也能从行业的角度,看到一些别的东西。《封神训练营》的出现,或许是团综市场找到的新灵感,也是对电影发挥长尾效应、最大限度发挥IP效应的新思路。“粉丝向”综艺按照一般录团综的思路,芒果应该把这群新人演员们带去某个山清水秀的景点,一路玩点游戏打闹着过去,展现演员群像美好的友情来“售后”。但《封神训练营》的内容非常简单,而且“另辟蹊径”:《封神》剧组提供当年训练营的海量素材,芒果TV的团队进行精选和剪辑,搭一个观察室,配上两名控场过流程的主持人,再把《封神》剧组的核心演员和导演聚在一起,看剪辑好的训练营往日生活。这种方法的最大优点是“省事”。毒眸(id:DomoreDumou)往期文章提到过,剧综联动的售后综艺往往会选择规划前置,剧还没播团综就已经拍上了,这样是为了打包演员的档期,等到剧火了,再录团综想要凑齐原班人马就很难了。《封神》播出之后,当年的新人演员们成为娱乐圈的新面孔,自然有一堆剧组和时装周要跑,行程安排都很紧凑。而这种做法体量更轻,录制周期也更短——根据演员们的服化妆造可以看出,目前《封神训练营》已经播出了三期,除了主演之一陈牧驰之外,都是同一天录制完成,极大地节省了演员们的时间。至于观察室录reaction的模式,芒果TV此前已经采用过。《名侦探学院》第二季里,专门出了一期让嘉宾们看合宿生活第一天节目的reaction,只是当时的节目剪辑比较粗糙,经常有三四个人同时出声讲话的情况,字幕很难兼顾每个人的话。相比之下,《封神训练营》里嘉宾们的反应经过剪辑和镜头切换,更有一档“综艺”的质感,而且《封神训练营》提供的素材时间间隔更久远,能够调动起演员们的回忆。从内容上看,综艺中放出的训练片段,几乎是他们从一张白纸到最终“成为”角色的过程,前后的对比有很大反差,既做到了和影视内容结合紧密,又做到了观看端的“养成感”,内容一点也不算干瘪。可以举的例子包括那尔那茜和其他人不同要练邓婵玉的双刀,于适等人为了后续的水下格斗戏考了潜水证,等等。对绝大多数观众来说,表演的“释放天性”、马术等训练内容,观众在平时的生活里也很难接触到。这种“从零开始”的训练内容,反过来也能够体现《封神》电影在训练新人演员上的用心。质子团们的训练内容包括体能、马术、游泳、表演、电影鉴赏,在不同阶段有公演汇报,中途还会淘汰,有人选变动,此沙最初也是质子团里赤裸着上身练战舞的一员,结果中途才把他送去杨戬候选人队列,改练三尖两刃、抄道德经——这种变动、淘汰的赛制和公演汇报,从故事性来讲几乎是一档选秀节目的流程。而对于“质子团”的粉丝们来说,《封神训练营》里有演员们还没完全踏进娱乐圈时最青涩的样子,也能够丰富地展现出演员个人的性格形象,并和剧中的角色联系起来。一头短发的此沙和现在判若两人,透露当年差点去了《偶像练习生》;陈牧驰亮相的第一个发型就让吴昕直呼“这我有点接受不了”;娜然最初几乎不会中文,以为早上的晨练跑步是去上课;侯雯元自信的态度、入驻宿舍时的皮草造型,都和他所饰演的崇应彪性格能够呼应。综艺里放出的物料,也有不少是首度披露,包括各位演员们的面试试戏片段。李昀锐第一次面试时的跳舞、打“空气篮球”片段,已经让现场哄堂大笑,用“黑历史”留下了足够高的话题度。来自宝岛台湾的单敬尧和黄曦彦,经过台词课训练,在面试亮相时的口音已经与现在完全不同。当然,reaction的形式毕竟还是比较单调。主持人的加入是为了避免演员和导演拘谨、找不到话题,而已经进入娱乐圈的演员们在镜头前,也很难像reaction博主一样语不惊人死不休,《封神训练营》里,主持人也会偶尔要求现场再表演训练过程中的场面,很容易造成尴尬加倍的节目效果,也让节目整体更加“粉丝向”了。电影的“线上路演”从综艺的角度来看,《封神训练营》是售后团综的新模式,而从电影宣传开发的角度,和综艺的联动、提前录制好的一系列素材,又给电影造星、延长IP影响力提供了新的样本。此前《封神》的线下路演就收获过大量好评。毒眸往期文章曾经提到,《封神》路演成了短视频的产粮地,两者相互反哺,最大化了彼此的效益。《封神》本身当然就有其特殊性——它大量启用了年轻演员,观众对新面孔有天然的好奇,加上他们普遍还没飞升成新晋顶流,不论是路演还是综艺录制,对代表作《封神》三部曲宣传的重视和配合程度,远高于其他电影。等到电影上映得足够久,《封神训练营》上线,几乎是把原本的线下路演搬到了线上:综艺本就是和短视频联动更为紧密的体裁,“演员综艺片段+训练视频”的组合拳也更容易在短视频传播。花一天时间完成所有的reaction录制,经过后期剪辑策划可以把售后物料的时间再度拉长,而演员们也完成了路演,可以空出时间投身到新的工作中去。《封神训练营》播出后 获得的高热度话题反馈值得一提的是,《封神训练营》上线的时间,仅仅比《封神第一部》电影上线流媒体的时间晚了一周,并且与此同时,线下秘钥也仍在有效期,也算得上是“线上路演”的又一参照。另一方面,在拍摄过程中记录演员训练、现场调度、美术场景等等,并不是乌尔善一个人的专利。观众喜欢看花絮的表演片段,也能够从前期的拍摄准备中看出剧组的用心。喜欢拍纪录片的导演不止乌尔善一个。2011年张艺谋就出过一部110分钟的纪录片《张艺谋和他的金陵十三钗》,里面有克里斯蒂安·贝尔的生活片段、好莱坞特效团队的工作过程和“十三钗”们经历的训练,与如今《封神》释出的素材没什么不同。不过这部纪录片比电影早上线一天,宣传预告性质更多,当时有网友在豆瓣写下短评:“这个纪录片让我对十三钗从没兴趣到极度期待。”《张艺谋和他的金陵十三钗》 图源:豆瓣其他电影的纪录片节目,更注重电影的工作进程本身。2020年时光网出过一部五集的纪实节目《我在中国做电影》,聚焦的是美术、摄影、配音等幕后领域,观众可以从纪录片里看到《妖猫传》里杨贵妃的惊艳回眸是用了什么灯光效果拍出来的。但不是所有的电影都能够满足做《封神训练营》这类节目的条件。张艺谋的《狙击手》搜集了电影学院大一到大四所有男生的资料,从海选中挑出了一批新人组成“狙击五班”,也提前进行了封闭式训练,但最终《狙击手》拿下了35届金鸡奖最佳摄影和录音,大众对这批新人男演员的关注度却远远不够。究其原因,《狙击手》是更为厚重的历史战争片,票房也“不过”7亿,加上张艺谋有博众星和合作,经纪业务本身不是他的重点,大众本身也对“谋女郎”更感兴趣,而非张艺谋带出的新人男演员。另一方面,过往这类纪录节目的主角往往是“电影”本身,而不是参与其中的“演员”。而《封神训练营》放出来的视频素材,最核心的内容是这些海选出的新人训练的内容。在电影的宣发阶段,《封神》就极其重视对舆论热点的反馈,第一批看过电影的观众对质子团们兴趣高涨,年轻演员们就立刻被推到台前,跑遍路演,对尽热梗,耍宝炒CP都不在话下。而《封神》需要继续花费精力做团综、做演员群像的核心是,目前上映的只是《封神》三部曲的第一部。为了电影后续系列的持续关注和票房成绩,乌尔善团队必须要在第一部时打下足够好的基础,让电影的长尾效应拉到足够长。况且,电影选拔出的新人演员里,于适、侯雯元、黄曦彦等新人演员都签在乌尔善自家的碧游传媒,从经纪业务的角度考虑,也需要为这批演员的“售后”增添话题度。毒眸在往期文章中提到,不少影片的宣发思路太过传统死板,只会依靠物料堆叠,几乎没有任何创造社交热点话题的能力,《封神》登上芒果TV录制团综,和它去小杨哥、刘畊宏直播间是一样的道理,本质上是营销宣传打法的进一步迭代。乌尔善已经透露,他的新电影《郑和下西洋》也将成立训练营,而或许这次的售后团综,会来得更快更精细。

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,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,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。

标签 : 休闲娱乐